欢迎来到定远新闻网!
  
去炉桥吃面
[ 字体:     时间:2018-12-10    来源:    点击次数:619次 ]

古镇炉桥是我常去探亲的地方。它并不很远,从县城出发,只一个小时的车程。

一路向西,过了滁州国家级农业示范园区不久就接近炉桥地界了。

看,整齐的道旁树和零散的村庄匆匆掠过;戴着草帽的瓜农靠着一堆碧绿的西瓜立在道旁;扎着毛巾的农妇坐在几篮嫣红的草莓边;偶尔还有几只不知名的飞鸟闯入眼帘,啾啾的鸣声打破大自然那份最原始的宁静。

这是我记忆中最鲜明的炉桥旅途画卷。

起先,我并不想去炉桥,爱人去炉桥工作的时候,我们曾有约在先,他每个周末须返回县城。但周末的班车却往往带不回他的身影,电话的那头总是那句:今晚在炉桥吃面,不回去了。

面条哪里没有呢?吃个面十几分钟的事,咋就不能如约回家了呢?

被这些疑问困惑了许久之后,一个周日的清晨,我踏上了去炉桥探亲的道路,没想到这一踏,炉桥便成了我十几年来的周末度假区。

在友人的指点下,我探访了承载厚重历史的桥上桥和美人巷。

桥上桥在我眼里其实没什么看头。

它的特别之处是两座不同年代的桥叠加在一起,上桥只是一座窄窄的平桥,既没有池河太平桥宽阔,也没有花园湖飞虹的优美线条。

真正的看点是下桥,据说是三国时候曹操建造,那是深埋的历史,伫立上桥,折腰探寻下桥,叩问桥石,似有嗡嗡的声响,引人思接千载。

缓步美人巷,犹如县城人置身北大街。

一扇扇半开半卷的门帘后面似乎都坐着一个须发苍苍而朴实亲切的长者,眉宇间掖着百年的沧桑。

一路逡巡,很有回归祖辈旧居的感觉,既似曾相识,却又恍如隔世。

推开一扇门,一不留神就打开了一位长者记忆的闸门。

那上百年的历史便潮水般涌来:从清朝的方家才子到老化肥厂的退休职工;还有那曾经的玉人也在箫声中款款而来。

长者伴着唏嘘的叙说,似乎在追忆那远嫁的竹马青梅……

临走的时候,老人也会牵着手热情挽留:晚上在这吃面!

炉桥人如此爱吃面,这面似乎透着些神奇。

晚饭时分,被友人邀请去了大名鼎鼎的裤裆街面馆。这个所谓的裤裆街,其实就是一条街分劈两个方向,听这名字暗自揣测,料想必是几位老诗人茶后在岔路口所得的妙喻。

我们来的时候正赶上饭点,面馆门口拥堵着大小车辆。喜欢来这吃面的人还真不少!

我心里惦记着回家,思量着还得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人这么多,等上一碗面,怕至少也得半个钟头吧。

于是我便极力推辞。友人看穿了我的心思,笑言:炉桥面是传统手工制作,这家更是老字号,连省城合肥也有很多家炉桥面馆,可以说炉桥面是国内叫的响的,既然来了,一定要尝一尝!

朋友盛情难却,我只好坐到八仙桌旁,本以为要等上许久,不料刚刚入座,店家就端上几碟素拼、荤拼。

这其中有一盘咸鸭蛋很显眼,那纯净的铬黄酷似梵高笔下的向日葵花瓣,也似初冬熟透的银杏叶,散发着诱人的清香,举箸品尝,果然是记忆中的味道。

一连吃了好几瓣,仍然意犹未尽。接着上的是大豆饼,然后是土鸡、草鱼……

说好的吃面怎么就变成了一桌丰盛的农家大餐呢?

友人又笑了:我们这儿留客吃饭,不说喝酒就说吃面,祖辈留下的老传统,改不了。

我恍然大悟:吃面不过是个噱头,炉桥面恐怕也是徒有虚名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店家来问几碗面。友人巡视了一下人数,答:四碗六开。这也是这里吃面的习惯,大碗面随意分。

此时,我对面条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只见腾腾热气萦绕着几个青花瓷碗,掸开热气,一撮鸡丝点在面碗中,悠悠地散着诱人的馨香,虽说是已经饱餐了土菜,却禁不住又拿起筷子挑起几根品尝:面质筋道滑爽,面汤清亮,醇香而不油腻。

不由得点头称赞:不愧是老字号,比阳春面多一缕馨香,比糊涂面多一份清亮,比炸酱面、biangbiang面少了几许油腻和霸气。这就是江淮丘陵的特色吧:简约而不失风雅。

离开的时候,友人递过来一大袋咸鸭蛋 ,还有几盒大救驾。

友人还很不过意似地说:“我们乡镇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些都是自家的。”

憨厚的江淮人,没有山东大汉那般粗犷,不似俏江南那样柔媚,所有的就是这份简约纯朴。

吃了炉桥面以后,我便不再催促爱人周末归来,而是选择风和日丽的周日去炉桥探亲,跟随他“且认他乡作故乡。”(张寒冰)

主办单位:中共定远县委宣传部 承办:《滁州日报·定远新闻》采编部
新闻热线:0550-4030200 投稿邮箱:czdyxw@163.com

皖公网安备 34112502000075号


技术支持:安徽智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皖ICP备17019255号-2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0-4288075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dyxwxbbgs@163.com
关闭